<noframes id="9vrpp">

        <address id="9vrpp"></address>
          <address id="9vrpp"></address>

          <noframes id="9vrpp"><address id="9vrpp"><nobr id="9vrpp"></nobr></address>

          <form id="9vrpp"><th id="9vrpp"><progress id="9vrpp"></progress></th></form><address id="9vrpp"><listing id="9vrpp"><menuitem id="9vrpp"></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9vrpp"><nobr id="9vrpp"><meter id="9vrpp"></meter></nobr></form>

          武漢保安公司-武漢深寶華保安服務有限公司
          大家都在搜:
          武漢保安公司 |
          武漢保安服務 |
          武漢保安服務公司 |
          武漢保安服務有限公司 |
          武漢深寶華保安服務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 - 深寶華資訊中心 - 公司新聞

          武漢深寶華保安服務公司用科技為旅客編織安全網

          發布時間:2017年12月26日 點擊次數:938 次

          早上6點30分,老何起身去洗了一把臉,冰涼的水打在臉上,暫時讓值夜的疲憊褪去,泡了一夜的濃茶依然味道十足,喝上一口,把玻璃門上的鏈鎖取下,打開門,時間來到6點50分,此時已有零星等待進入圖書館的市民在門外廣場散步,老何將入口處的隔離帶設置好,擺上寫有“請有序排隊自覺接受安檢”的指示牌,這樣,晚班的工作全部結束,剩下的,老何就是等到7點,早班的同事前來交接崗位,然后回家美美地補上一覺。

          清晨的陽光打在武漢琴臺文化藝術中心的建筑外墻之上,精美的外觀設計加上點點光斑,吸引著等待入館的市民拍照記錄,新的一天,武漢深寶華保安服務公司駐琴臺文化藝術中心保安中隊也開始了新一輪的工作。

          三方管理要求高

          琴臺文化藝術中心是中國第十屆藝術節的主要場館之一,總占地面積50多萬平方米,是武漢城市建設的重點規劃工程,與武漢城市發展規劃相配合,其“琴鍵飛奔,水袖飛舞”的設計理念使建筑風格極具特色,是充分展示省會形象的標志性建筑群。十藝節結束后,這里也向市民免費開放,極大地豐富了市民的業余文化生活。

          在這里,深寶華保安共負責4個區域,除琴臺藝術中心之外,安保區域還包括琴臺藝術中心周邊的商業配套區及一處景觀公園,而擔任外圍商業配套區保安班班長的人叫王樂朋,2013年加入保安隊伍,在中隊中,王樂朋還有一個有趣的外號,叫“外交部長”。

          王樂朋說:“外圍商業配套區保安班是中隊四個保安班中執勤區域最廣的,我每次帶隊巡邏走一圈兒下來要40分鐘到1個小時左右,因為區域廣,所以事兒也比較多,大到商鋪失竊,小到景觀公園違規釣魚,反正一天閑不下來,不論是打電話還是面談,總之我與客戶單位相關負責人溝通是最多的。—而這也正是王樂朋外號的由來。

          說到向客戶單位相關負責人溝通,王樂朋打開了活匣子:“首先,武漢琴臺藝術中心是國家級活動舉辦地,政府重點工程項目;其次,這里距離武漢西站只有1.3公里,作為地標性建筑,很多外地游客會來參觀;最后,這里是文化中心、藝術中心,空氣中部有一種高雅的氣息,對安靜整潔環境的保持要求極高。而這些,就決定了琴臺藝術中心的高規格,為了實現更好地管理,武漢琴臺藝術中心雙管齊下,一是館里直接管理,二是引進一級物業管理,而我們保安服務便是物業管理中的重要一項。”

          武漢琴臺藝術中心是雙管齊下,那么深寶華保安琴臺藝術中心中隊就是三方管理,館里管、物業管、公司還要管,管理方多了,有事兒時需要匯報的人就多了,有時候同一個事兒,王樂朋需要匯報五六次,館里保衛處、物業安保部、自己的隊長,但王樂朋并不覺得這是麻煩,相反地,他覺得這是一種增進感情的方法,而且這樣能更多地跟客戶方溝通想法,時刻保持思路上的一致性,對開展工作是有極大幫助的。

          三管治下,必出精師,深寶華保安琴臺藝術中心中隊的整體素質有口皆碑,王樂朋繼續說道:“中隊一共83名隊員,其中女隊員5名,全體男隊員按照早中晚三班倒,女隊員因為主要是負責三個館的入館安檢工作,所以只有白天8小時的崗位設置。因為武漢琴臺藝術中心是對外單位,免費向市民開放,所以我們在文明用語及規范執勤等方面的培訓力度很大,基本上除了新入職隊員的崗前培訓,4個保安班每周五要獨立組織1次培訓,每月中隊有1次集體培訓。另外考慮到工作的實際情況,我們建立了一個小型裝備站,鋼叉、盾牌、頭盔以及便攜式的消防用具一應俱全。最后,細節決定成敗,除了統一佩戴公司發放的上崗證之外,我們要求安檢員全部佩戴白手套,巡邏人員佩戴紅袖章.”

          不僅如此,在值班室內,可以清楚地看到所有規章制度全部上墻,一排鐵皮柜內整齊碼放著從2013年上崗至今深寶華保安琴臺藝術中心中隊全部的工作臺賬。

          不斷總結工作經驗

          美術館和群眾藝術館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館內小型展廳、報告廳多,臨時性布展活動多,以美術館為例,其中就有8個展廳,每個展廳可容納120人到300人不等,活動密集時,8個展廳全部開放,一天就能有上萬人次來參加活動,密閉性場館就怕人多,因為出入口有限,進出就容易發生擁擠踩踏、爭吵等狀況,安保壓力巨大。

          馬建偉,1976年生人,山東德州人,在部隊度過了16個年頭,四期士官轉業,如今是深寶華保安琴臺藝術中心中隊美術館保安班班長,和美術館斜對著的是群眾藝術館,那里的班長也是1976年生人,也是一名老兵,牟維浩,山東煙臺人,在部隊摸爬滾打20年,空軍機械師,五期士官轉業,活動多時,兩個人都面臨著同樣的壓力,見面除了暢聊部隊生活之外,采用哪些措施緩解這股壓力,也是兩人永遠繞不開的話題。每每聽到其他隊上的隊員說出去執行大型活動勤務辛苦,他們總是笑笑說,我們那天天都是大型活動,干得活兒都是大型活動勤務。

          馬建偉是琴臺藝術中心中隊4個班長中到崗時間最長的,2013年琴臺藝術中心剛剛啟用時,他就作為班長來到美術館,而那時也是中國第十屆藝術節開幕的時候,馬建偉回憶:“一般情況下到一個新崗點都有一段適應的時間,看看崗點環境,熟悉一下情況,可來美術館的時候根本沒有適應的時間,因為十藝節開幕在即,大小活動將接踵而來。”

          中國藝術節是具有全國性、群眾性的重要國家文化藝術節日。第十屆中國藝術節落戶山東,并在全省17個設區城市廣泛展開活動,省會武漢首當其沖成為活動主要舉辦城市,除了開幕式在此舉行之外,節日期間每天都有戲曲、舞蹈、雜技、話劇等節目展演,書法、繪畫、攝影、剪紙等作品展覽,那段時間真是樂了廣大群眾,苦了琴臺藝術中心保安。

          “從早上8點半開館,一直到所有活動結束,清完館內最后一名觀眾,收隊時基本都在零點左右,執勤時站那不覺得累,一收隊回去腳都是軟的,躺下就能睡著,連夢都沒有,再一睜眼,又要投入到勤務當中,最高峰時,一天安檢超過30000人次,手持金屬探測器不停地上下搖,女隊員胳膊都酸的抬不起來。”說到這,馬建偉笑著拍了拍坐在身旁的牟維浩,“老牟啊,你是沒趕上十藝節,那半個月忙下來,我瘦了整整10斤。”牟維浩依然保持著軍人習慣,坐姿端正,兩手放在膝蓋上,面對同事的玩笑,牟維浩簡單回應:“你的辛苦是有回報的,最起碼我們在前期適應時間缺乏的情況下獲得了不少經驗。”

          很多經驗都是源于小事兒,比如下面這件。2013年10月15日,馬建偉正在美術館執勤,此時正值十藝節開幕第5天,在美術館內有一個畫展,還有一個國學講壇,活動時間有交叉,人流量巨大,馬建偉正在入口處配合安檢工作時,接到監控室通知,說是在辦公區域內有一陌生男子,四下尋找,左顧右盼,形跡十分可疑,馬建偉的第一反應是,這可能是一名借機混進美術館的偷盜人員。馬建偉不敢耽誤,立馬帶領2名隊員趕往辦公區域,當他們與男子碰面后,男子非但沒有逃跑,反而迎了上來。這讓馬建偉十分納悶,經過一番交談,原來,由于美術館剛剛投入使用,很多區域標識還不完善,男子是在尋找衛生間時誤入辦公區域。這件事之后,馬建偉馬上跟物業及館里反應了情況,很快不僅區域標識全部上墻,在游客止步區,還架上了隔離帶,這樣的誤會,今后再也沒有發生過。

          不僅如此,通過總結活動安保經驗,在人流密集時,馬建偉和牟維浩學會了架設蛇形隔離帶增加進場時間,分時分流放行通過,出入口分離單向通行,減慢安檢速度等方式,來緩解因人多而帶來的安保壓力,效果顯著。

          始終堅持工作原則

          80后的劉偉朋,2014年來到深寶華保安琴臺藝術中心中隊。8月23日上午,他像平時一樣在圖書館內巡邏,1到5層,每2小時巡邏1次,為了提高效率,每次巡邏,都由兩名隊員配合完成,一名從5層往下巡,一名從1層往上巡,主要是制止吸煙、亂吃東西、大聲喧嘩等違反圖書館規定的行為以及防止偷盜情況的發生,發生緊急情況時,可通過對講請求援助。

          劉偉朋是從8層開始往下巡邏的,當巡邏至6層自習區時,劉偉朋看到一名女子正在桌上削著蘋果,隨著削,就隨著切成塊兒往嘴里送,在安靜的自習室內,咀嚼蘋果的聲音格外明顯。劉偉朋趕忙上前,輕聲勸阻,該女子不但不聽,還送給了劉偉朋一個大大的白眼,隨后賭氣似的拿起蘋果啃了起來,劉偉朋再次勸阻依然無效時,為了防止引起更大地沖突,劉偉朋不再說話,而是直挺挺的一個立正站在了女子旁邊。這下,女子所在的位置比剛才更加受到了關注,幾乎自習室內所有的人都朝這個方向看來,女子見狀就有點兒坐不住了。“冤有頭,債有主”,眼瞅著女子把火要撒在自己身上,劉偉朋先是做了個制止的手勢,然后示意女子去自習室外的走廊上談,女子應該是感到理虧,便跟隨劉偉朋來到了走廊上,劉偉朋再次向女子說明了圖書館內的相關規定,尤其指出了不能在館內吃東西。此時的女子已經沒有了那么旺盛的火氣,但是礙于面子問題,依然不依不饒,最后抓過劉偉朋的工作證,撥通了公司的投訴電話,以劉偉朋服務態度不好為由,向公司品質管理部門發起了投訴。但是經過一番詳細的了解,這樣的投訴也只能用哭笑不得來形容了。事后,館內領導也知道了這件事,說劉偉朋做得對。

          圖書館保安班班長思維敏捷,腦子活泛。他介紹:“提到圖書館,大家的印象應該是一致的,安靜整潔環境好,冬暖夏涼能休息。前者安靜整潔環境好,一方面要求圖書館的硬件條件達標,另一方面也要求進館人員要具備基本的公德素質。為此,圖書館方面也在這方面設置了幾個條件,比如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內、精神異常者不得入內、學齡前兒童禁止入內、館內禁止吸煙等。由于琴臺藝術中心所在地原來是城鄉結合部,所以周圍人員素質參差不齊,經常有穿著拖鞋就要入館的,對于此,我們當然是制止的,基本方法是講明規定,耐心解釋,大部分人是會遵守規定的,但也有不理解甚至出口中傷的,在這個過程中,隊員受點兒委屈是難免的,女隊員臉皮薄,有時候都能被說哭了。后者冬暖夏涼能休息,就決定了館內是進去的人多,出來的人少,尤其是到了寒暑假,基本上休息室、閱讀室座無虛席,一待就是一天,人多也意味著財物多,筆記本、手機、箱包等,所以加強巡邏防止偷盜也是我們的重點工作之一,好在圖書館內的監控基本上實現了無死角全覆蓋。”

          說完這些,劉偉朋起身拿出了一個檔案盒,里面有一份簡報,記錄了他剛到崗點時通過監控錄像幫一名在自習室寫論文的大學生追回筆記本電腦的事兒,人技結合,安保效率也提高了。每個月初,是圖書館檢查消防設備的時間,水槍、水帶、滅火器、報警煙感指示燈都要全面檢查一遍,確保無任何安全隱患,畢竟每天一萬多人的流量,任何隱患都可能被放大,出現問題就可能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劉偉朋不敢馬虎對待。

          深寶華保安琴臺藝術中心中隊的4名班長,王樂朋、馬建偉、牟維浩、劉偉朋,他們是中隊83名保安員的縮影,雖然被分成了4個班,但他們依然是一個整體,有活動時大家一起上,有檢查時大家一起干,365天全年無休,即便是春節,大家也互相遷就,讓家遠的同事回家團圓,他們為城市的名片服務,他們知道該用什么樣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知道自己肩負著怎樣的職責,知道自己應該在各自的崗位上發揮什么樣的作用,而他們也為這張城市名片增添了一抹靚色。

          晚上11點,老何來到圖書館與同事完成了交接班,送走同事后,他把圖書館的大門由內鎖上,流程一樣,給自己泡上了一大杯濃茶,整理完裝備站后,他起身關掉了館內的燈源總閘,此時透過窗戶落進館內的月光變得明亮起來,還有遠處樓梯口的應急燈在發著綠光,手機上,零點的鬧鐘響起,在分外安靜的圖書館內回響,拿起手電筒,帶上橡膠棍,踩著月光,老何開始了夜班的第一次巡邏。

          推薦資訊 / Recommend information
          500彩票官网平台